Kizunanoyami
終焉ノ栞/CD+α

【双E】Candlelightmare

逻辑混乱人物崩坏的脑热小片段。
 虽说是脑热产物却憋了好几天(羞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性命攸关时刻,少年眼前不适时地晃过一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面容,他张口说了什么,让少年下意识向前探去。
 身后凶手的棍棒狠砸在后脑勺,却因为受害者方才意外躲闪,偏离了致命处堪堪几公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昏黄下来的日光,不动声色将喧嚣散尽的校园逐渐没入薄暮风景。
E记慢慢挪移在归家途中。

放课后已久的学校已经没几人逗留:因为文化祭刚结束的关系,今天大部分社团都没有活动,而同社团的家伙们或兴味盎然拽着别人打游戏,或诚惶诚恐被人拉去吃零食,只撇下不满的leader一个人。道别的岔口后面还有不长不短的一段独行路,纵然精力旺盛如E记也在忙乱(也没少玩乐)的文化祭之后疲累不堪,脸上还意犹未尽地笑着,心里却是巴不得直接瞬移回家。

街道也扫兴地清冷下来。E记拖拉着简直再也不想动的双腿,经过人行道,报亭,小公园。正从回忆里翻出社团吉祥物的天使笑颜来补充能量,余光里突然瞥见前方有人影晃动,他懒懒抬头,却惊得险些栽倒在地。
 那是一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面容。
 “……?!”
 他反射似的“呜哇”一声惊叫出来,动作夸张地后跳两步。
 怎么回事……
E记揉了揉双眼确认不是幻觉,路上没有谁恶作剧摆的大面镜子,夕阳下等长的影子说明那不是幽灵,自己没有什么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,现今世界也不会突然冒出来什么克隆人(虽然的确想这么猜来着),此时能想到的只有一个理由:
 “——你、你是我的二重身吗?!”

就是那个!跟电影里一样的那个章节,突破现实束缚的离奇诅咒,都市传说!!
 (……不不不这个热血风格是怎么回事,确认现状有什么好骄傲的我现在在劫难逃了啊!E记摆出一副自以为是扑克脸其实早纠结成般若脸的表情,心里忙着自我吐槽,还自虐般地回想了一遍电影结局,魂都吓掉三分。)

对方愣了一会儿哑然失笑,这让E记更加惊慌:逃不掉了逃不掉了,他僵在原地冷汗直流,拼命思考逃跑方法却迈不动脚,甚至脑内跑起走马灯。
 “明明你也不怎么相信那种东西吧。”
 那人开口了,既不是自己的声线也不像在哪里听过,完全的陌生声音。这回应让E记冷静下来,对哦,这种稀奇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 “那你……”
 “是啊,是什么呢。”
 对方却不打算好好回答他的问题,似笑非笑地望着他,相似的眼睛里藏满读不透的心思。

暂时感觉不出有什么危害,E记稍微舒了口气,趁机又打量了眼前的人:大概是神态原因也没有像到一模一样,头发也比自己略长,跟同社团的某吃货一样随意绾了马尾;对方背了看起来不轻的双肩包,素色私服外套里隐约漏出点红色,还反季节似的搭了条围巾,并分辨不出是哪里的学生。
 “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,不过别担心,我很快就会消失在你眼前,你也不会被我怎样。可以的话,请把这一切当成一场白日噩梦吧。”
 他轻快道。

“……说是白日梦,现在可是黄昏了哦。”
 好像受了语言暗示一般,刚被刺激的神经很快舒缓下来,甚至真的带了点梦境中特有的飘忽倦意;E记抬眼望向远方,夕阳正散发出绚烂晖光,将满天浮云染成金红。

“好美……这里的夕阳真是每次见到都感觉超棒啊!”
 他感叹着靠栏杆欣赏了会儿,并随口问前面沉默了的人,“对了,那你待在这里做什么?”
 “我在等人。”
 “喔……”那就情有可原了。
 “除此之外,多余的事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 少年顿了顿。
 “这是场跟我自己的噩梦的赌博。长久以来我祈求着来到这里改变些什么,也终于实现愿望来到这里——
 但是就结果来说,仍然失败了。
 本以为准备好了一切,看来依靠不靠谱的东西确实不会尽如人意啊……虽然原本的打算更让人痛苦就是了。”
 一连串莫名话语让E记听不太明白。总感觉触及到了什么沉重的事……难道是因为遇见了自己才失败?!果然!!
 “所以都说了我不是你的二重身……”
 少年看着重又后退两步满脸惊吓的对方,颇为无奈地辩解,又像在劝慰自己。
 “而且都说了我做不了什么。毕竟,做违背梦的事也是会遭受惩罚的。”E记又想起了之前听同社团宅女讲过的都市传说,总感觉最近碰到沉迷怪谈的家伙很多的样子,“比踩钢丝还要麻烦。不知道做了哪个不同选择之后,这世界就会像‘啪’的一声被关掉的电视一样干脆利落地结束掉呢——开玩笑的。”
E记看着他。看一个长得像自己的家伙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挺不妙的,又觉得不能放下不管。
 “……你还要等多久?反正我也没什么事,陪你一会儿好啦。”
 被对方以“刚才明明那么怕”的揶揄神情回敬了的E记马上反驳“可是、可是总有点好奇啊!”——好奇什么?似是而非的熟悉气息隔着距离远远传来,他也心虚着说不清楚。
 “是吗。”对方轻笑。
 也许就是这轻飘飘的余裕态度让人感兴趣,明明长相相似给人印象却完全不同。难道说这是梦中理想的自己,如果也像他这样,说不定会人缘超好。
 败给你了,E记不太甘心地想着。

“这次文化祭上我们拍的电影超受欢迎!”
 “社团里有个女生平时超暴力超不讲理,重点是胸也平到不像话,不过关键时刻还蛮靠得住的,上次……”
 既然留下就顺理成章聊了起来,E记忍不住话越来越多,跟有如另一个自己的人聊天,这经历着实让他有点兴奋,即使是梦也挺有意思;而且说不定会聊到什么预想外的事,还可以加到剧本里。

“……真的,平常根本看不出来会有那种演技,那些家伙……肯定回家偷偷练过了吧!自己对着镜子念台词调整表情之类的。”
 “别看我这样,能交到这么厉害的朋友也算幸运……嗯,我们电影社最棒了!”
 “所以很快就要准备拍续篇了,这次绝对要超越前作再赚一回大人气,超期待!!虽然作为主创说这话奇怪了点……”
 少年张了张口,但什么也没说。
 “……不好意思啊,”意外捕捉到对方小动作的E记突然意识到一直是自己在说未免失礼,“一不小心又自说自话了,我这人平时就讨人嫌,哈哈哈。”
 “没有,本来也是在陪我,何况挺有趣的。”
 他仍然没受困扰似的笑着,不知在想什么,这让E记莫名有点不爽。
 “说起来你也来讲讲你的事嘛,不要光听我说啦,我作为听众也很专业的!大概……啊啊嘴都讲干了。”
 “我就算了吧。”少年作推辞状稍微退后,“跟我对话太多很危险的。”
 “刚刚你还说不会对我做什么。”
 “所以不会多说多余的话啊。”
 “那什么是多余什么是不多余啊,我看你只是不想说嘛。”
 “……总之不行。”
 “不要,我都说了你不说,好狡猾。”
 “小学生吗你……好像几百年没撒过娇终于逮住机会了一样。”
 “Trick or treat!!”
 “还擅自加上不合拍的节日背景了啊……”
 少年再次无奈叹气,看着趴在护栏旁没个人样的E记,眼神温柔像在纵容哪个顽劣小鬼。

“那就随便讲讲好了。突然想起来的往事。”
 他转过头望向夕阳,缅怀似的吸了口气。

“我在小时候,跟一只狐狸相遇过。
 不记得开端是怎样了,但好像顺理成章地就出现在我的人生中一样。好像我的命运中,就该有这么一个总是活力十足的家伙出现,散发着一身太阳般的光,缠人地围着我转,将我从孤身一人的角落带出来一样。
 一开始似乎还排斥过,总觉得被打扰,后来也逐渐接受了……不如说是习惯了吧。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在约定的地点一起玩,每次都玩得很开心。虽然有点奇怪,我发自内心认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。单方面的而已。
 说来可笑,本来清醒的我被幸福感麻痹了,一切恍然如梦,我甚至幻想,我们永远不会分离。
 但是有一天不知怎么,一向都信守诺言、精力过剩似的那只狐狸,没有按约定前来。我像自己以前最鄙视的那种笨蛋一样等了很久,那之后的几天也心心念念地跑过去看。我每天都想他下一秒就以我熟悉的元气样子蹦到我眼前,疯了一样——可他没有。就这样擅自消失了,再也没有出现。
 就这样很多年过去,我也搬离了原来住的地方,忙着运转在自己的新轨迹中,偶尔才会想到他。也不知将来会不会再重逢。不,再怎么天真也该知道,多半不可能了。”
 少年结束了悲伤的童年故事。

太阳降到对面人的头顶了,E记眯眼望过去,对方重新朝向他笑着,笑容被不刺眼的阳光遮了大半;满天暮光像是由他身上散发出来,却透出跟天色相反的清冷。
E记不由也受到感染,会不会也有擦肩而过的什么缘分被自己忘记了,比如小学生时候救的小猫,搬家了的青梅竹马,前世的战友之类的;他抹消自己刚冒出的“呜哇如此游刃有余的家伙也有应付不来的时候”这种促狭想法,莫名产生想要过去拍拍对方头的冲动,护栏阻止了他。

“别这么悲观嘛,不是经常有那种新闻吗?十年前被投喂过的狐狸回来报恩之类的……”
E记站直身体,神情认真地开口。少年意识到他要说什么,挑了挑眉。
 “也有可能不想回来呢,”他有点恶劣地笑,“是不是更喜欢跟其他狐狸其他人玩,早就把我忘记了。”
 “怎么会!”
 喊出来时E记自己也奇怪,为什么比当事人还接受不了,明明人类更是如此,分分合合不胜枚举。
 但总会有珍视的存在,可能是自己一辈子的珍宝,也可能转而变成最深的创伤。
 心里感叹遇到现在的四个同伴实在难得,此刻更不想看到面前人寂寞的表情。不愿那种冷冰冰的东西蔓延到原本轻快笑着的脸上,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。
 ——是自我保护吗?在搞清楚自己心意之前,E记由着心里的冲动一口气说下去。

“虽然我也不清楚,可能是无可奈何的原因,也可能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?……倒也不是为它开脱,总觉得既然当初玩得开心也不可能那么绝情就跑掉啦……而且如果是我,才不会把不中意的家伙拽出来……”
 对面少年歪头眨眼,静静立着听他开解。
 “是吗?”
 “当然。”
 “一只狐狸能想到这么多?”
 “不要看不起狐狸啊。”
 “不管怎么说,那家伙已经不在身边了。”
 “所以现在该怎么做,就在于你了吧。
 能从别离中恢复过来很伟大,但真的很难受的话,也别太勉强自己了。交一群真心朋友,想倾吐的时候就尽情吐苦水、想哭的时候就痛快大哭一场,只要这么单纯明快地为自己活下去就好了。
 然后等那家伙哪天突然出现的时候,就可以放下芥蒂坦率相对,‘哟,终于又见面了啊’这样从容一挥手,用大人的可靠样子来迎接它吧。绝对的Happy Ending!!”
E记像使出必杀技一般,对他展露毫无阴霾的笑容。

“……我说,你果然还是这么……”
 对面少年好像被触到软肋地,愣了片刻后开始无声笑起来,甚至一瞬间脸上露出要哭出来似的表情,又错觉一般很快消失。
 “不,没什么。还真是你的风格。真没办法。”
 “其实我的风格本来该是‘再会时揍对方一顿’,要不是平常挨揍的都是我……”
E记暗暗嘀咕,同时为自己安慰到对方而感到高兴。
 “所以你是相信会再见吗?”
 “嗯,肯定会再相见的。”
 当然,任谁也不知未来结果如何,但只要有未来就总会有希望,E记心里升起不知何处而来的信心,笑着回答他。
 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少年露出诡计得逞一样的坏笑,“谢了。”

初起的晚风把少年围巾拂动起来,相似的金发被渐弱的夕阳映得一闪一闪,让凝望着他的E记走神到别处去:有狐狸挂念王子的世界,也有王子反过来挂念狐狸的世界啊。
 所以,即使现在正有人承受悲伤,也总会有哪个世界是皆大欢喜的。
 不知怎么,只是想到这一点,哪怕知道穿越不了也感到少许安心。

“虽然没像预想中的那样,总感觉稍微有点满足了。再有什么想做而做不了的事,也是我贪心的错吧……”
 承着微弱暮光的少年凝望对方,要把眼前人的样子镌刻在脑海里。
 “……因为无能为力或是我的懦弱而做不了的事。”
 “诶?”
 被拉得极长的影子越发浅了,刚好落到面前人身边,他微笑着向一侧伸出手去,像在拥抱空气;而那阴影拂过空荡的地面,最终停留在不明所以的对方脸颊。
 “不过,既然相信了能回来,就安心忍耐着、等着下次见的时候好了。”
 最后一道夕阳的微光伏在少年淡金色发丝边缘,黑暗隐埋了他悲戚的笑容。

“请把这一切当成一场白日噩梦吧。
 所以也请务必,在未来的某一刻安然醒来。
 然后——回到我的身边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记恍然惊醒,天色已黑,路灯初上;面前少年已然不见,仿佛跟着太阳一起沉入梦的幽暗面中。
 他在原地伫立半晌,然后怅然若失地摇摇头,沿着路灯继续往家的方向走。有关梦的记忆一如既往流失得很快,只余一幅刚欣赏过的极其美丽的夕阳。

END.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1 )

© 【。】 | Powered by LOFTER